沙巴体育网址

您的位置: 首页>员工生活>文学天地>正文
店头电厂筹建处杨亚琼散文——暖心的花鞋垫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10:05:48 来源: 作者:杨亚琼 点击:

周末在家整理床头柜,发现了厚厚的一摞鞋垫,仔细一看都是母亲纳的花鞋垫。每次回家母亲总要问还需要鞋垫不,她又绘制了一些新图案,其实我很长时间都不垫鞋垫了,但是为了提高母亲的积极性,我就说需要,需要,我要新图案的鞋垫。因为母亲那一针一线里,凝结的都是对儿女们满满的爱。

我那闲不住的母亲常常给儿孙们做花鞋垫,每个儿孙脚下都有老人的“赠品”。鞋垫用白面浆粘上几层棉布,然后照样剪下,用丝线绣着各式花鸟虫鱼,栩栩如生,中间绣上个“喜”字或“福”字,直叫人舍不得往脚底衬。

我母亲今年六十有八,眼不花耳不聋,尤其是用丝线穿那小眼儿,普通人穿针都较困难,老人家熟能生巧,拼着往过认线。每天坐在窗前借着太阳光缝着自己的拿手作品。

母亲不识字,一生勤劳,为人和善。但是她对刺绣和绘画却情有独钟,也算得上是无师自通吧。很多时候母亲看见别家孩子衣服上的花色图案,她只需要认真的看上两遍,回到家后就能凭着记忆绣出一模一样的漂亮图案。所以我从心底里很佩服她,觉得她是心灵手巧的母亲,可是自己却没有继承她的优良传统。

我们常劝母亲,年纪大了,腰椎又不好,就不要做这些费眼睛伤腰椎的手工活了。可她却说,一来坐不住,有点营生不显天长;二来手工做的鞋垫比买上的吸汗又好穿,冬暖夏凉,垫上自家做的我放心。是啊!母亲的一针一线都系着对儿孙们的牵挂,一心为后代着想,我们做儿女的哪有不求上进的理由呢?

曾记得我小时候,母亲给孩子们粘上一大摞鞋底鞋帮,我们姊妹三个半大娃子特别费鞋,每人每年至少需要三双,加起来总共得做上九双。平时还要忙地里的农活,做鞋大多是母亲,靠熬夜抽时间完成。那时手工做鞋程序既复杂又费劲。先打底衬,将破布条、烂麻等用莜面浆粘成片,然后根据脚的大小剪下,鞋帮和鞋垫的做法一样,鞋底则要重摞上几层,也叫“千层底”,用搓好的面麻绳绳一针一线的纳出来,坚固结实。然后将底子和帮子上到一起,用湿土装入鞋内撑上一天就能穿了。过去物资贫乏,家庭贫困,从未想过要买一双鞋穿。因为家里有我和妹妹两个女孩,母亲会在我们单调的布鞋面上绣上小花,让那双鞋看上去就像是一件工艺品。鞋上脚后别提我们有多嘚瑟了,肯定是迈着小步在村子里走上一圈,生怕别人没看见自己脚上那双漂亮的绣花布鞋。

有一年,离过年不远了。母亲象往常一样将我们全部安排入睡后,又开始了她的针线活。她自言自语地说:“多会儿能把你们拉扯大呀。”为了让孩子们过年全部穿上新鞋,母亲不分昼夜地赶工。小油灯下,我看着母亲左手拿着鞋底子,右手戴个铁顶针,钢针带着细麻绳绳吃力地穿透那厚厚的鞋底,再用牙咬着钢针拔出,右手拉着麻绳缠在手腕上再用力向下扯,一针一用力,手腕拉的红红的,针结结在鞋底上排列的齐齐整整、横竖有序。哧儿……哧儿……随着不紧不慢的节奏声我进入了梦乡。不知不觉,我在鸡叫声中醒来,外面已微微发亮,油灯上小小的火苗将灯盏里的煤油几乎熬尽。再看母亲,和衣躺着睡的正香,已经纳好的一双鞋底摞在身旁,另一只缝至一半的鞋底还在手中握着。

每当我穿上母亲缝洗的衣裳和新鞋时,总有一种满足感和自豪感,真正感到妈妈的重要性。然而,兄妹中我是淘气的一个,常惹老人家生气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渐渐懂得了母亲的艰辛、母亲的企盼、母亲的包容。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母亲不用再熬夜给我们做布鞋了,可是她还坚持要给我们鞋垫,她说这是她的乐趣。

上次回家闲聊时,母亲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布袋,打开一看里面装的全是鞋垫“1、2、3……10!”我数着面前的鞋垫,说:“妈,你做了10双啊,辛苦了,谢谢啊。”“一家人说啥谢呀。这10双的花纹,我纳的时候,是完全不重样的。快看看,你喜欢哪个?回头我再给你做。”“真的吗?10双鞋垫的花纹都各不相同吗?”我一边问母亲,一边把鞋垫在旁边的桌子上一个一个摊开。此时,我的眼前呈现出一片灿烂:20个鞋垫全是母亲一针一针手工纳出来的,针脚细密,活灵活现,就好像是一副副漂亮的图画。正如她所说10双鞋垫的花纹迥然不同:有斗寒的梅花,有怒放的菊花,有素洁的荷花,还有淡雅的兰花……繁花似锦,质朴可人。母亲依旧追问:“闺女,你喜欢哪种花纹的鞋垫?”我的目光长久地离不开这些做工精巧的鞋垫,说:“妈,鞋垫做得太美了,我都喜欢。”母亲嗔怪道:“哪有都喜欢的,总有最喜欢的!再说了每一个码一双,不是每一双你都能垫的,还有其他人的码呢。”她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。我能想象得到她一个人在老家,午后在自家院子前,搬把竹椅子,晒着暖阳,和老姐妹们唠着家常,手里纳着一双双鞋垫。针线在母亲手里欢快地飞舞着,那时她的脸上也有着现在同样的知足与喜悦。

母亲从桌子上拿了一双荷花图案的鞋垫,塞到了鞋柜旁我的那双皮鞋里。她召唤我过去,说:“穿穿看,合不合适?”我把脚穿进鞋子,走了几步。特别柔软,就像夏日踩在蓬松的青草地上。我告诉妈妈:“很合适,脚感特棒。”母亲乐呵道:“那我回去后,给你多纳几双‘荷花垫’。”

此刻,整理着母亲给我纳的鞋垫,想到了母亲将鞋垫交给我时的那张温暖的、凝视着我的、含笑的脸。我觉得,幸福,有时候真的是一种脚底被温暖的感觉。(作者单位:店头电厂筹建处)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沙巴体育备用网址(沙巴体育集团有限责任公司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沙巴体育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